欢迎  |  退出 我要留言
RSS订阅
复制 关闭

【家风】父亲的算盘

中国审计报    2022-11-15 10:21   0 +1   +1

家风


【家风】父亲的算盘

作者:赵仕会  位置:中国审计报~审计报六版期刊:2022-11-04


算盘


“一上一、二上二、三下五去二、四下五去一……”这是上世纪80年代珠算技术非常盛行时随处都能听到的珠算口诀。

父亲是我们村子里的第一任会计,长期肩负着生产队财务票据领购、核销各种收入的收取、交付,往来款项的结算等工作。在群众眼里,他是名副其实的“珠算能手”。

在我的记忆中,有这样一组画面常常在脑海里闪现:父亲长年累月手里抱着一架陈旧的算盘和一叠沉甸甸的账本,早出晚归;晚上在昏暗的灯光下,父亲左手不停翻阅着账本和指点着数据,右手则熟练地操作着算盘珠子,噼里啪啦的声音不时从屋内传出来,打破了深夜的寂静……

那时候我百思不得其解:“一个小小的生产队会计怎会有那么多算不完的账啊?”长大后,特别是当自己也从事会计工作以后,我才理解了父亲的职业。

一天,父亲正赶做一份生产队口粮分配表,中途被母亲喊去到房顶上帮忙晒谷子,他把手中的算盘一放便应声而去。调皮捣蛋的我竟然学着父亲的样子,趴在桌子上,时而用手来回拨动算盘珠子,时而又挪到地上,把算盘珠子朝下推着玩,之后一屁股坐上去当玩具车使用。结果,只听“咔嚓”一声,算盘竟然散了架,一颗颗珠子满地滚落……随着“吱呀”一声,门被推开了,父亲出现在我眼前,吓得我不知所措、眼泪汪汪。父亲没有责备和惩罚我,只是弯下腰把珠子一个个拾起来,把我搂在怀里,当着我的面把珠子一个个串起来,重新插入横梁孔,再用锤子和钉子把算盘修复固定后继续使用。直至他年纪大了,“光荣”从生产队会计岗位退下来,才把老算盘传给我。时隔多年,我一直能感受到父亲对子女的慈爱和关怀。

上小学一年级时,每当看到我做完功课,父亲就会把我叫到他身旁,像督促哥哥姐姐一样,先教我背诵加减乘除法口诀,之后手把手教我打算盘,一边念珠算口诀,一边拨动珠子:“一上一,二上二,三下五去二……”

刚开始口诀不熟悉,加之我手笨动作慢,差错难免。有一次,窗外的鸟在院子的苹果树上叽叽喳喳叫个不停,我念错了一句口诀,被父亲发现了。他严厉地批评道:“打算盘时一定要集中精力,这样打出来的数字才会准确无误!”

父亲总是不厌其烦耐心细致地指导我学打算盘,还常常以此磨炼我的意志,让我克服厌学情绪,改掉马虎的毛病。功夫不负有心人,当小学三年级开设珠算课程时,我对算盘口诀及使用方法已经达到了滚瓜烂熟的程度,很快掌握了这项技能。

那时,算盘很流行,如审计、银行、生产队、家庭等,处处都离不了。很长一段时间里,审计都是人手一把算盘,一把尺子,一本记录纸。毫不夸张地说,一把算盘就是当时审计监督工作的标配。感谢父亲的教导,我参加工作后,用小小的算盘不仅算出了一本本明白账,还审出了不少盈亏实情。

如今,每次清理书柜时,我都会把父亲传给我的那把老算盘拿出来,仔仔细细用抹布擦去紫红框隔间的浮尘,然后上下拨动算盘珠子,小声念口诀:“五去五进一、六上一去五进一、七上二去五进一……”

(作者单位 云南省泸西县审计局)

作者:赵仕会

编辑:马洪亮

扫描二维码以在移动设备观看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