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  |  退出 我要留言
RSS订阅
复制 关闭

风雨兼程五十年 不忘初心跟党走

中国审计报    2021-05-24 16:46   0 +1   +1

作为一个上海知青,从上山下乡至今,我已经在云南省西双版纳州奋斗了五十个春秋。

1971年,我在上海市读高三。尚未毕业,我就响应党和毛主席“上山下乡”的号召,奔赴云南生产建设兵团。此后3年,我在兵团担任加强连文书和师后勤部政治办公室干事。这期间,我在军人身上学到很多党的光荣传统,但更让我难忘的是西双版纳州原州长召存信。

召存信是土司头人的儿子,他于195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毅然决然地投身于革命事业。召存信自1953年起担任西双版纳州州长,一干就是四十年。他艰苦朴素,平易近人,特别是他一心向党的坚定信念,在我心中深深扎下了根。我有幸初入兵团时就认识了召存信。当时,我们兵团一师加强连与西双版纳州“五七”干校相距只有几百米,我担任加强连文书时,他在“五七”干校接受“再教育”,当时他的工作是放牛。我听人说境外有组织多次派人用金钱、地位诱惑他,但他志如磐石,毫无所动。有一次,他患了重感冒,我悄悄给他送过稀饭、买过药,所以他对我心怀感激。他常对我说:“人的出身不可以选择,但道路可以选择,跟着党和毛主席就有光明前途。”他还鼓励我说:“小陈,你们上海知青离开父母来边疆支援边疆建设,我们从心底里感谢你们。你们有文化,有先进科技知识,好好干,将来大有作为!”这些话给了我莫大鼓励。如今,他已成故人,但他的音容笑貌犹在我眼前。

我虽是知青,但因家庭出身是工商地主,所以从1971年向党组织递交入党申请书后一直如泥牛入海。教导员兼党支部书记怕我气馁,常勉励我:“要经得起组织考验,条件成熟了就可以加入党组织,你们出身不好的人重在看政治表现。”于是我就埋头苦干,哪里最艰苦、哪里最需要我就去哪里。1979年2月1日是我终身难忘的日子,这一天,我终于被批准成为中国共产党正式党员。

1985年,西南农业大学(现为西南大学)招收成人班财经专科生,我努力学习,积极争取,结果如愿以偿。在学校里,我积极发挥党员先锋表率作用,在校期间被评为全校“十名优秀共产党员”之一。

1988年,我进入西双版纳州审计局,成为一名审计员。我深知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就要为人民服务,为党和人民多做贡献。

1989年,局党组任命我担任勐捧糖厂连年亏损情况专项审计的审计组长;同年,我又担任勐满农场厂长离任经济责任审计的审计组长,这两个项目都是“硬骨头”。当时,我的两个孩子一个上小学、一个上初中,我爱人又患有甲状腺囊肿,但为了完成组织交办的任务,我只有舍小家为工作,每次审计都是三四个月甚至半年。经过审计组全体人员日夜艰苦奋战,这两个项目都圆满完成。由于我工作成绩突出,1993年,我被云南省审计厅、省人事厅等单位授予“先进工作者”称号。1997年至2000年,我任州审计局党支部书记,并分管法制、内审等工作。我经常与时任经责审计科科长张志印组成审计组,我俩担任审计组正、副组长,先后对西双版纳州第一中学、州交通局、州职业技术学院、州委党校等单位进行领导干部和法定代表人任期或离任经济责任审计。被审计单位和个人为了自身利益往往想方设法请吃饭、请娱乐、送土特产等,这些我们一律不接受。我对他们说:“在原则问题上我们六亲不认!”以上几个经济责任审计项目的结果受到当时州里相关领导的高度评价,但同时我们也得罪了一些人,因为他们被审计出有问题,有的后来被免职,有的被责令提前退休。也许他们想不通,至今见面了也不与我打招呼。但我认为工作只要符合党和人民的利益,我问心无愧。

1995年至1996年,我被州委下派到景洪市勐罕镇曼塔办事处(现为曼塔村委会)治理农村党组织软、弱、涣散现象。那里党员觉悟低,我就扎根村委会,走村串户,找老党员、老干部促膝谈心,与少数民族群众同吃同住同劳动。我为村委会寻找项目,发展集体经济,整顿支部,劝退不合格党员,使村委会重新焕发生机和活力。村建结束后,我被州委授予全州优秀村建工作队员称号。这些年来,我资助贫困学生、帮助残疾人累计达4万多元。每当发生灾情,我都会响应党组织号召尽力捐款资助。

我于2008年退休。自2000年至2017年,我兼任和担任西双版纳西审会计师事务所主任会计师、法定代表人,为全州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完成审计、验资、评估、管理咨询共出具报告8000多份,为国家上交税费300多万元。

一个人的生命是有限的,为人民服务是无限的。我虽已退休,但我依然希望能为党为人民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如蜡烛照明,蜡未尽,光不灭。

作者:云南省西双版纳州审计局退休干部 陈文祥

编辑:王斯慧

扫描二维码以在移动设备观看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