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  |  退出 我要留言
RSS订阅
复制 关闭

首“战”告捷

中国审计报    2019-10-18 17:03   140 +1   +1

国家审计的使命是法定的,宪法、审计法明确规定,被审计对象必须接受审计部门的审计监督。但二十年前的我,一个刚从商业公司考入青岛市审计局的新人,对国家审计的理解并不透彻。在首次承担的外资企业审计中,我领悟了国家审计的内含要义。

黎成(左一)正在查看机器设备的资料

黎成(左一)正在查看机器设备的资料

1999年7月,我们接到对青岛某日资大型商业公司的审计任务。该合资公司中方占了60%的股份,但合资公司5名董事中,日方却占有3名,拥有股份控制权。我们审计组成员一行3人第一次与合资公司接触就碰了壁,日方管理人员以公司由日方合法经营,不需要审计为由拒绝审计。我们向日方管理人员阐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审计法》,他们在中国法律面前最终“放弃抵抗”,同意我们进点开展审计。但日方管理者的不服甚至藐视的态度,在以后的审计中不时显现。

审计组进点后,我们被安排在一个没有窗户的简易房里,十几平方米的房间里坐上三个人,公司送来的账簿和凭证都没地方放。一张饭卡一把钥匙,需要资料、询问事项只能通过电话找中方财务人员,再转告日方财务主管确认是否提供。面对日方的种种配合障碍,特别是日方先进的管理模式、全面“电子化”的财务管理,我们初涉外资审计面临严峻的考验。当时的审计组虽已配备手提电脑,实际上也就掌握简单的Word操作,根本谈不上计算机审计。开弓没有回头箭,从事过商业财务管理的我思忖,即使遭遇再大的困难,也必须要把这块“骨头”啃下来。

我们根据审计方案,用传统的审计手段和方法,看账本翻凭证,耐心地搜寻问题和异常,很多的日语、英语资料及附件,让我们吃了不少苦头。询问的事项不能随时获得解答,需要经过一个内部流程才能得到“官方”答复,这可能是几天以后的事了,有时候连自己都想不起来:当时为啥要……

审计现场工作进入尾声,我们除发现一些日方管理人员因住宿补贴等涉税问题外,收获几无。

盘点固定资产时,审计组前期曾对该合资公司固定资产及折旧发生额较小提出质疑。我们拿着盘点账表深入商场,细致核对大型扶梯等资产,陪审的中方财务人员在账表中几番查找也没找到记录,审计组进而扩大盘点范围,并要求日方3天内提交固定资产账实不符的原因。出乎意料的是,日方提前一天把厚厚的一摞资料送来了,并解释是租赁的设备,固定资产账表未作登记。接过资料,我们又傻眼了,厚厚的资料不是英文就是日文,中文资料全无。此时,我暗自发誓:必须弄清事情的来龙去脉,该公司有几千万元的资金,完全有能力自行采购设备,为何要支付高额租金租赁设备?

黎成(左二)正在核对超市设备

黎成(左二)正在核对超市设备

随后的几天,每天中午我都去商场里的新华书店,对照合同里的关键词查字典。当时没有网络和翻译软件,一份几十页的合同,看得我头昏眼花,一连五六天仍没有彻底搞懂。最终还是在遵守保密规定的前提下,求助外语专业人士搞清楚了一些关键条款。而后我又在书店恶补外资企业融资租赁及税收等知识。又过了一周,日方在事实面前提供了中文合同,但仍然没有回答审计组提出的“融资租赁设备”的问题。

问题不搞清楚决不罢休!我从融资合同的出租方和租赁费方面进行追查,发现都与一家日本在上海开设的独资企业存在关联,多方找寻资料后,发现该独资企业不具备从事融资租赁业务的资质,属非法经营。通过进一步查证发现,原来他们是以租赁费的方式在税前加大合资公司的费用,而减少实现的利润,这样不仅可以少交或不交企业所得税给中国,而且把合资企业在中方赚取的利润在税前最大化的转移给了日方。就此问题,审计组向合资企业董事会提出郑重的“交涉”,日方董事会成员在事实面前低下了头,破例让中方财务主管请我们吃“回转寿司”回旋一下。

当时的我不由握紧拳头,心中一阵暗喜,就像打赢了一场国家审计的“战役”。我们拒绝了“回转寿司”,初获战果,乘胜追击,又发现企业外资方存在严重漏缴税款、转移利润等问题,审计组及时将有关问题形成专报上报市政府,时任市长作出批示,要求有关部门认真查处。查处的问题还在有关会议上进行了通报。

正是在那次审计以后,我对国家审计的含义、职能、作用有了更深刻的理解。二十年过去了,审计事业获得了更加蓬勃的发展,我们依然奋战在一线,为国而审,为民而计!


作者:青岛市审计局 黎成

编辑:王雅洁

扫描二维码以在移动设备观看

立即下载